首頁 > CIO > 正文

誰真正應該推動數字化轉型?

2019-08-30 09:51:58  來源:企業網D1Net

摘要:如今,越來越多的數字領導者進入企業的高級管理層。這是否標志著IT團隊領導的轉變?或者說首席信息官還能獨自領導變革嗎?
關鍵詞: 數字化
  如今,越來越多的數字領導者進入企業的高級管理層。這是否標志著IT團隊領導的轉變?或者說首席信息官還能獨自領導變革嗎?
 
  如果能源管理和工業自動化公司召集所有技術負責人開會,那么就會發現會議室中有很多人來自數字領導團隊。
 
  施耐德公司數字部門成立于2017年7月,其中包括負責監督所有IT業務的首席數字官、首席信息官、首席數據官、首席體驗官、物聯網和數字服務產品開發部門負責人、數字工程負責人,以及為一線部門提供所需關鍵數據的銷售和服務部門負責人。此外,首席安全官和首席技術官在所有IT項目中都發揮著積極作用。
 
  它們看起來像是一個群體,但卻是企業大規模數字化轉型的必要組成部分,它匯集了該公司在全球各地的100個獨立IT部門,以改善資源分配和流程,并集中了曾經在每個國家和地區實施的所有技術創新。
 
  施耐德數字公司首席數字官Herve Coureil說,“現在,IT的角色已經超越了主要的應用程序和內部中央系統,進入了為我們的客戶提供數字服務和產品的平臺。”其中許多項目超出了首席信息官的管理范圍。
 
  在數字化轉型方面,首席信息官并不總是負責人。通常,企業的數據、數字、創新和技術負責人都有責任實現數字化轉型計劃。
 
  咨詢機構德勤公司美國CIO項目研究負責人Khalid Kark說,“我們看到的是,許多公司開始依賴首席數字官或類似的角色,這些人員通常來自業務,并且對如何在業務環境中實現貨幣化具有一定的理解和知識。”Coureil之前曾擔任施耐德電氣公司首席財務官和首席信息官,之后成為首席數字官。
 
  IT領導層觀點的轉變
 
  這些關系如何運作?在大多數正在進行轉型的公司中,是否真的需要廣泛的IT領導團隊?調研機構Forrester公司相信技術執行團隊即將到來,如果他們還沒有出現的話。
 
  Forrester公司副總裁兼首席分析師Brian Hopkins表示,“在未來,將有一個或一組技術主管負責推動業務的發展,但并不一定是首席信息官。”
 
  而在當今,首席信息官仍然領導大多數企業的變革。根據IDG公司對700名IT專業人員進行的調查,其發布的“2019年數字業務轉型”報告表明,首席信息官仍然掌握數字轉型的大部分過程,從數據保護戰略到技術需求和IT技能評估,再到變革管理和數據管理,以及管理策略。只有首席執行官在制定勞動力戰略(41%的受訪者認為)和確定成功指標(47%的受訪者認為)方面具有領導作用。參與調查的企業平均擁有14000名員工。
 
  盡管如此,Forrester公司認為,真正尋求市場差異化和爆炸式增長的企業將部署單獨的先進創新團隊和技術驅動的方法,這些方法將使用新技術來改變和主導市場。
 
  Hopkins說:“除了當前的創新實踐之外,采用這種先進技術驅動方法的公司將成為未來發現突破并設定這些趨勢的公司。”
 
  他說,福特、英國石油、安泰、聯合醫療等公司已經聘請了首席技術官、首席創新官和首席數據官,并將他們安排在IT部門之外,與其他高級管理人員一起管理業務戰略。涉及區塊鏈、人工智能、量子計算的項目不會通過首席信息官過濾。
 
  如何運作
 
  在施耐德電氣數字部門,其團隊圍繞主要能力進行組織。例如,幫助客戶擁有更高效的能源流程屬于數字服務團隊,而會計、財務或人力資源部門的后端創新則屬于首席信息官領導的企業IT部門。在這些功能中需要了解人工智能或數據分析等技術。
 
  該公司首席信息官Elizabeth Hackenson領導著施耐德電氣公司3000名IT員工中的2,000名員工,管理該公司全球的傳統IT運營部門。她每天花費大約20%的時間與其數字領導者在各種項目或會議上進行互動。她說,數字領導者之間積極關系的關鍵是透明度。她說,“能夠開放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在談論困難的話題時,同樣重要的是,能夠將重點放在對企業總體有利的方面,并始終如一地關注這些方面。”
 
  Hackenson表示,他70%的時間花費在自己的實踐中的轉型項目上,其中包括優化公司的供應鏈網絡和轉變人才獲取功能等等。
 
  首席信息官仍然領導大多數數字轉型
 
  雖然大型企業可能傾向于技術領導團隊,但大多數公司都會利用首席信息官來管理其數字化轉型。
 
  美國最大的醫療機構之一,美國家庭醫師學會(AAFP)首席信息官Michael Smith認為,這個只有400名員工的協會可以通過加強其現有IT團隊的職責而不是積極進行重大轉變。
 
  Smith說,“我現在是首席創新官、首席數字官和首席數據官,而我在實施這些職能,并推動創新向前發展。”
 
  Smith說,這項為期三年的計劃將“徹底改變一切”,從將數據中心遷移到云端,采用產品和服務公司的思維模式,添加技術平臺以更好地與成員互動。
 
  Smith首先替換了三分之二的IT團隊成員,并雇用了兩名新員工。Smith說,“有些人不具備必要的技能,不得不退出。有些人不想和我們一起去努力,因此必須替換。”
 
  然后,Smith創建了新的職位,其中包括企業和數據架構師,以及由現有員工組成的應用架構師,他將領導業務分析師和應用程序開發人員的經理提升為IT總監。他補充說:“IT總監關注IT的日常運營,因此我可以將更多的時間集中在戰略執行上,也可以與高層領導合作,推動各項舉措向前發展。”
 
  在這個三年計劃實施了兩年后,美國家庭醫師學會(AAFP)領導者將開始規劃下一階段的轉型,重點是創新,但目前還沒有增加首席創新官的計劃。
 
  Smith說,“創新是每個人的責任。無論是否在IT部門并不重要,我認為之前存在的挑戰是環境不支持創新,很多人都感到沮喪。現在已經存在這個環境。”
 
  美國家庭醫師學會(AAFP)的數據密集型產品和服務產品也可能表明未來需要首席數據官,但Smith并不認為首席數據官可以增加更多價值——這是許多組織的共識。完成了數字化轉型的初始階段。
 
  Kark說,“許多公司開始意識到,首席數據官是一個很好的短期解決方案,但從長遠來看,它必須整合到更廣泛的技術組織中,企業必須真正推動幾年,將技術嵌入到一些更先進的業務解決方案中。但最終,如果不與其所支持的系統后端綁定,它將很難擴展。”
 
  隨著美國家庭醫師學會(AAFP)進入第二階段,在接下來的三年里,甚至Smith也將不再擔任多職位的首席信息官。Smith說:“我喜歡這一轉變。他們現在正處于支持和推動創新的穩定狀態。”
 
  Coureil認為,對于規模更大、技術更為主導的企業而言,首席數字官將繼續存在。Coureil說,“我不確定這是一個萬能的答案,但我認為在施耐德電氣內部,將有一個團隊致力于如何長期擴展技術。但是,如果需要一個團隊致力于平臺級技術,確保不會在任何地方重新發明內容,并且在企業的服務中將人工智能和分析注入任何有意義的地方,確保企業解決業務問題而不僅僅是添加技術,我認為首席數字官有一席之地。所有事情都發生了變化,但我認為這個任務在短期到中期內都不會消失。”

第二十九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MBA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DBA班招生
責編:pingxiaoli
重庆时时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