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IT業界 > 正文

游戲陪玩2.0:觸手虎牙發力陪玩 游戲直播迎來新增量

2019-11-01 16:09:41  來源:互聯網

摘要:“打游戲滴滴我”,“你已經是個成熟的老板了,要學會自己下單”。游戲陪玩已經成為Z世代的一種消遣方式,2018年撈月狗,比心等五家陪玩平臺拿下了至少5億元的資本,市場進一步升溫。
關鍵詞: 游戲直播
       “打游戲滴滴我”,“你已經是個成熟的老板了,要學會自己下單”。游戲陪玩已經成為Z世代的一種消遣方式,2018年撈月狗,比心等五家陪玩平臺拿下了至少5億元的資本,市場進一步升溫。

2018年2月,陪玩平臺撈月狗宣布完成兩億元人民幣C輪融資;3月,比心也獲得了IDG資本的數千萬美元投資,估值達到1億美元;2018年7月,陪玩平臺“暴雞電競”完成了1500萬美元A輪融資,加上伴伴、刀鋒電競、獵游...陪玩市場玩家眾多,競爭激烈。據媒體估計,電競游戲市場的10%-20%會轉化到陪玩產業,2019年中國電競游戲市場規模預計為1130億元,陪玩將是一個百億市場。

 

夏末冬至,2019年至今仍然沒有一家陪玩平臺更新融資,甚至不少被傳出涉黃涉賭或是要倒閉的傳言。客單價低,商業模式單一,陪玩掌控度弱等問題限制了陪玩平臺的增長空間,陪玩的新興市場規模或許需要被重新估量。

1. 陪玩商業模式單一,同質化競爭激烈

 

陪玩平臺最直接的收益來自于向用戶和陪玩收取的手續費,據一位比心陪玩透露,“比心會對陪玩接單和提現時各收10%的手續費”。陪玩的單價基本上都在5-30區間,存在用戶追加2-3單的情況。如此來看單個陪玩能為平臺最多貢獻還不到20元。

比起直播平臺動輒幾百的禮物,以及平臺分成50%來看,陪玩平臺的客單價低,分成也僅為20%,收益并不客觀。甚至撈月狗為了搶得市場,還取消了對陪玩下單與提現的手續費。

當然,陪玩并不是沒有大額訂單,但大額訂單多發生在場外交易。一位陪玩表示,有的老板會一段時間就打幾百塊找她打游戲,但這部分轉賬都在微信和支付寶,與陪玩平臺毫無關聯。

 

據不完全統計,陪玩平臺80%的GMV來自高端消費型用戶和優質陪玩之間。優質陪玩像大主播一樣具有話語權,但陪玩平臺大部分并未像直播一樣簽約或加入公會,這也使得平臺的掌控力不足,陪玩的忠誠度不高,帶大老板流失的情況時有發生。

許多陪玩平臺加入了派單廳和交友廳的玩法,派單廳則是方便用戶尋找陪玩,交友廳則是為了搶占剩余時間,增強營收機會。許多陪玩接單只是為了認識“大老板”,好讓“老板”來自己廳里刷禮物。上述陪玩表示,自己70%的收入都來自交友廳,陪玩只能貢獻30%。

 

綜合來看,陪玩市場雖然火熱,但卻不一定是筆好生意。而在外部環境上,陪玩APP的模式容易復制,越來越多的游戲陪玩平臺出現,使得陪玩們變得更加分散,用戶的選擇變多,使得陪玩的收入降低。同時平臺還要面對多家app的同質化競爭,經受著不小的考驗。

二. 游戲直播做陪玩:觸手占先機,斗魚剛起步

陪玩市場從不缺少新玩家入場。近期有媒體發現,斗魚虎牙觸手都紛紛開啟了游戲陪玩業務,而且推薦位置,訂單量和模式也有所不同,直播平臺大有搶灘登陸陪玩戰場的趨勢。

 

此前媒體報道,觸手直播的陪玩業務從今年6月開始,陪玩入口在首頁底部,位置相對靠前。

 

陪玩種類涵蓋《王者榮耀》、《和平精英》、《第五人格》等多款游戲,以及情感聊天、哄睡FM等十余個類別。今年7月,觸手陪玩已經有2000+陪玩,總訂單超過4w單。如今可以看到有的陪玩已經達到了2000單,不少陪玩的訂單數破千,大部分陪玩訂單過百,整體訂單量比較高。

 

斗魚的陪玩業務入口比觸手更深一級,在娛樂分類的陪玩專區。目前起步階段,陪玩接單量大多在個位數。斗魚陪玩增設了派單大廳,這一點與陪玩平臺一樣,不過活躍量一般,上麥的陪玩經常不滿8人。

 

虎牙的陪玩入口同樣不深,但是多。分別在“娛樂”里的最后一欄;“發現”里的最后一欄,以及“我的”里面最后一個標識。虎牙的陪玩訂單量有2000單和1000單,多數在幾十單到幾百單。

 

綜合來看,觸手直播的訂單量是最多的,一個原因是陪玩在觸手產品內的位置是最明顯的,二是觸手更加開放,與騰訊網易均有合作,支持的陪玩游戲品類包含網易的《第五人格》、巨人的《球球大作戰》等9款游戲,比斗魚虎牙都要豐富。

 

不過,斗魚和虎牙都設置了派單大廳,便于用戶直接選擇陪玩。目前斗魚陪玩訂單相對較少,剛剛起步;虎牙推薦位置不深,在單量上僅次于觸手。

三:直播平臺接管陪玩市場?

一位投資人士認為,直播平臺做陪玩業務有幾大優勢:

首先是直播平臺用戶量大,虎牙二季度財報顯示其平均月活用戶數為1.439億人,斗魚第二季度平均月活躍數為1.628億。且虎牙Q2的ARPPU(每付費用戶平均收益)為392.1元,斗魚Q1的為226元。

直播平臺的用戶量和付費金額都比陪玩平臺要高,也將在陪玩上轉化更多的陪玩單量和GMV——訂單多了自然吸引更多的陪玩,形成良性陪玩生態。

此外,直播平臺的中小主播可以直接轉化為陪玩,這比起陪玩平臺挖人和招募要省下不少時間成本,且粘性更高。陪玩平臺通常沒有對高質量陪玩簽約的意識。而直播平臺通常與主播有合約在身,能更有效地掌控陪玩,防止優質陪玩被挖或流失。

甚至,陪玩與主播還可以形成聯動。觸手直播上有不少陪玩平時也做直播,聯動給的好處是,用戶在觀看直播后可以更全面的了解陪玩,陪玩在直播中與用戶互動,也可以更好地轉化為打賞金額和點單量。

 

綜合來看,陪玩業務對直播平臺來講是成本不高的新興增量,由于平臺有了名氣,招募陪玩可能要比陪玩平臺還容易。加上直播平臺自身又有中小主播作為轉化,平臺的打賞用戶也更優質,可以更快更深的形成陪玩生態。

毫無疑問,未來直播平臺還將對陪玩業務投入更多的經歷,陪玩也將反哺游戲直播成為新的用戶增量及收入增量。而對于比心、撈月狗來說,競爭壓力會只增不減。


第二十九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MBA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DBA班招生
責編:chenjian
重庆时时新版走势图